四平汽车网

    我抱我的男友时他颤了一下,他还有些害羞。

        发布时间:2020-09-09

          《昨日之歌》是冯至在诗坛上确定地位的第一部诗集。

          新的故乡*
          灿烂的银花
          在晴朗的天空飘散;
          金黄的阳光
          把屋顶树枝染遍。

          驯美的白鸽儿
          来自什么地方?
          它们引我翘望着
          一个新的故乡:

          汪洋的大海,
          浓绿的森林,
          故乡的朋友,
          都在那里歌吟。

          这里一切安眠
          在春暖的被里,
          我但愿向着
          新的故乡飞去!
          1993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门第l卷第3期,题为《归去》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;收入《冯至诗文选集》时,做了少许改动,并改题为《新的故乡》。后曾编入《冯至诗选》、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歌 女*
          梦见一个歌女,
          抱着琵琶歌唱;
          她的哀怨之音,
          睡眠在四条弦上。

          乌黑的头发
          烘托出忧郁的面貌,
          身着雪白衣裳,
          双颊微微若笑。

          尽是些浪漫的歌词,
          她的歌声靡靡--
          "窗外雨正凄凄,
          儿女对灯啼泣!"

          最后我忍不住了,
          倒在她的怀里,
          握住她的手儿,
          她再也唱不下去。

          她滴下一颗泪珠,
          滴在我的口内,
          我郑重地把她咽了,
          说不出的辛酸滋味!
          * 原载l 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小 船*
          心湖的
          芦苇深处,
          一个采菱的
          小船停泊;

          它的主人
          一去无音信,
          风风雨雨,
          小小的船篷将折。
          1923
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,题为《小艇》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;编入《冯至诗选》时,改题为《小船》,后曾收入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狂 风 中*
          无边的星海,
          更像狂风一般激荡!
          几万万颗的星球,
          一齐地沉沦到底!

          剩下了牛女二星,
          在泪水积成的天河,
          划起轻妙的小艇,
          唱着哀婉的情歌。

          愿有一位女神,
          把快要毁灭的星球。

          一瓢瓢,用天河的水,
          另洗出一种光明!
          1923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;后曾编入《冯至诗文选集》、《冯至诗选》、引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残余的酒*
          "上帝给我们,
          只这一杯酒啊!"
          这么一杯酒,
          我又不知爱惜--
          走过一个姑娘,
          我就捧着给她喝;
          她还不曾看见,
          酒却洒了许多!
          我只好加水吧,
          不知加了多少次了!

          可怜我这一杯酒啊!
          一杯酒的残余呀!
          那些处女的眉头。

          是怎样一杯浓酒的充溢!
          我实在有些害羞了,
          我明知我的酒没有一些酒力了,
          --我还是不能不
          把这杯淡淡的水酒,
          送到她们绛红的唇边,
          请她们尝一尝啊!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.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《序诗》;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改题为《残余的酒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怀--*
          若是我,眼皮微微合上,
          啊!你这蓝帽的女郎--

          你既穿着灰色衣裙,
          为何又戴着那蓝色的草帽?
          惹得我的梦魂儿,
          尽在你的身边缠绕!

          风声中的雨声,
          这般断断续续--
          纷纷乱乱的人间,
          你今宵睡在何处?

          啊,在少女幽静甜美的睡中,
          可能有路上不相识的青年入梦!
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.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追 忆*
          日光满窗了!
          你还微闭着眼,
          躺在床上,
          作什么追忆?

          "啊,我昨夜所想的,
          那甜美的境地--
          在最甜美的时候,
          我昏昏睡去了!"
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初夏杂句*
          1

          "红的,红的,红樱桃,"
          "青的,青的,青杏子,"一一
          于今都哪里去了
          那半月前的飞絮?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最怕听,苍蝇同蜜蜂,
          在日光中的歌调,
          最怕听的是,万籁声中。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恹恹地又度了一春,
          春已尽,自家还不知觉。
          夜雨潇潇,
          唱着"所罗门"的牧歌;
          --可怜的牧童啊,就是羊儿
          都寻,寻也寻不着了!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那晚的一钩新月,
          一直的被我望入
          西北的浓云中--
          等了不知多少时,
          它却终于出不来,云幕的重重。

          5

          并不曾那样像去年,
          听取燕子的呢呢,
          戴胜鸟的啼声,
          也不知尽向何处去?

          6

          偶然隔着楼窗,
          望那夕阳染遍的杨柳--
          唱多少遍古代的诗词,
          无奈柳阴下没有河流,
          泛不来采莲的小舟!
          隐约约,夏天到了!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.题为《初夏》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;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略有删节,并改题为《初夏杂句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别 友*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好一个悲壮的悲壮的别离呀。
          满城的急风骤雨,
          都聚在车站
          车站的送别人
          送别人的心头了。

          雄浑的风雨声中,哪容人轻轻地
          说些委婉的别语?
          朋友,你自望东,
          我自望西,
          莫回顾,从此小别了。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赞颂狂风暴雨,
          因为狂风暴雨后,
          才有这般清凉的世界。
          我失掉了什么?
          啊,车轮轧轧的声音
          重唤起我缠绵的情绪。

          梦一般寂静地过去了,
          心里没有悲伤,
          眼中没有清泪;
          朋友,你仔细地餐
          餐这比什么都甜
          比一切都苦的美味吧!
          1923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,题为《别羡季》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略有改动,并改题为《别友》;编入《冯至诗选》时,又改题为《别友》,后曾编入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羡季、即顾随(1897--1960),字羡季,别号苦水,河北清河县人,现代作家、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家。

          窗 外*
          老槐的
          英雄姿态!
          金绿的叶儿,
          随着微风摇摆,

          无数黑衣的
          燕子飞翔--
          似谁家吹玉笛,
          吹得声音嘹亮!

          青天只有白云,
          白云沉思无语,
          雀鸟儿不住地
          在何处唧唧?

          灰色屋顶,
          也披满夕阳,
          瓦栊上渍着的石灰,
          正如耶稣的白衣跪像!

          瞽者的暗示*
          黄昏以后了,
          我在这深深的
          深深的巷子里,
          寻找我的遗失。

          来了一个瞽者,
          弹着哀怨的三弦,
          向没有尽头的
          暗森森的巷中走去。
          1923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2月《浅草》季刊第l卷第3期,为组诗《残余的酒》之一首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乡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后曾编入《冯至诗选》和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宴 席 上*
          (双十节的夜里,听友人C君叙他今夏在西湖玛瑙寺中的梦境,同时又谈及远方朋友的运命遭逢;成此诗,寄给上海的C君及印度洋上的L君。)

          蜡烛更换了三遍了,
          怎么还不天明呢?
          窗纸既不发白,
          鸡声也是辽远呀。

          这是我们的厨娘,
          备下了这席圣宴,
          有厚味的菜,
          有喝不尽的美酒。

          她频频对我们叙说,
          她如何善于烹饪--
          她说,甜的味儿如何浅,
          辛酸的,是怎样深沉。

          我们都静默无言,
          更含了几分醉意。
          窗外不知什么声响,
          可是风吹落叶沙沙?

          还没有到了深秋,
          哪会有许多落叶--
          原是弹人心曲的姑娘,
          轻轻地推门而入。

          在这样的席上,
          她是十分可爱的--
          她的双颊苍白,
          唇上点染着一些红色。

          她抱着什么乐器,
          我也无从认识。
          只那团如云的乌发,
          却鬣髫着几点温柔。

          她将她的乐器,
          慢慢地弹动了--
          她轻缓的歌声,
          正如她衣衫的清淡。

          "他愁苦了他的青春,
          只想换她的换不来的心。
          她最后把心捧到他的面前,
          可是他说,他已经做了僧人!"

          "酒变成泪,泪又变成酒,
          何处寻,那寻不到的真情!
          在风雨阴霾之夜,
          他孤零零地徘徊荒径!"

          "终于是两手空空地
          可怜他东西南北的狂奔
          ,又到了茫茫海外,可容他
          "'寂对河山叩国魂'!"

          她唱完了这么三个曲子,
          席上的静默更可怕了。
          我满满斟了一杯酒,
          送到她的唇边。

          她接了我的酒杯,
          把乐器放在一旁;
          一杯酒都被她饮尽了,
          乐器的余音还在微微地响!
          * 原载l923年10月25日《文艺旬刊》第l2期.原有副题"--呈如稷,翔鹤;并示C君"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删去副题,增一小序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残 年*
          朋友啊,
          酒冷,茶残!
          我们默默,
          噤若寒蝉。

          无可诅咒,
          无可赞美:
          百般的花朵,
          一样的枯萎!

          我们默默,
          噤若寒蝉--
          朋友啊,
          酒冷,茶残!

          * 原载l924年1月18日《文艺旬刊》第l 9期.题为《赠C.S.君》,为组诗《残年》第一首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改题为《残年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你--*
          一天我委委屈屈地
          向着你的明眸泣告--
          人间是怎样的无情,
          我感受的尽是苦恼。

          你殷殷勤勤地劝我,
          忧思,能够令人衰老;
          你更问我能不能
          向着你的明眸微笑!

          你的话是雨后的南风,
          将我的愁云尽都吹散;
          但我仔细看你的眼眶里,
          也是汪汪地泪珠含满。
          1924
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.

          秋千架上*
          我躺在嫩绿的浅草上,
          望着你荡起秋千;
          春愁随着你荡来荡去,
          尽化作淡淡的青烟。

          我的姑娘,你看那落日,
          它又在暮霭里消沉--
          只剩下红云几抹,
          冷清清,四顾无人!

          * 原载l 924年4月15日《文艺周刊》第29期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略做改动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春 的 歌*
          丁香花,你是什么时候开放的?
          莫非是我前日为了她
          为她哭泣的时候?

          海棠的花蕾,你是什么时候生长的?
          莫非是我为了她的憧影,
          敛去了愁容的时候?

          燕子,你是什么时候来到的?
          莫非是我昨夜相思,
          相思正浓的时候?

          丁香、海棠、燕子,我还是想啊,
          想为她唱些"春的歌",
          无奈已是暮春的时候。
          1924
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后曾编入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.

          琴 声*
          绿树外,小窗内,
          是谁家肯把
          这样轻婉的幽思
          缕缕地写在静夜里?

          夜色随着琴声颤动,
          颤动得山上山下的树
          都开遍了花,
          微风吹着花儿细语。

          最后那弹琴人
          情愿把沉逸的哀音
          变为响亮。

          好惹得远远近近
          都泪琅琅
          滴满了襟裳!
          1924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题为《绿树外》;编入《冯至选集》时,略有删节,并改颢为《琴声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在海水浴场*
          浪来了,你跳入海中,
          浪平了,又从海中跳起,
          跳在平板的船儿上,
          唱着你故乡的歌曲。

          浴衣衬着你的肌肤,
          金发披在你的双肩,
          岩石为着你含了愁容,
          潮水为着你充满疯癫。

          我可是在什么地方
          好像是见过你的情郎?
          他夜间在阴森的林里
          望着树疏处的星星叹息!
          1924
          * 原载l924年7月29日《文艺周刊》第44期,题为《海滨》,原诗只前一节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为组诗《在海水浴场》第一首,改题为《浪来了》,并增后二节诗。编入《冯至诗选》时组诗取消,此诗直接改用原组诗的总题《在海水浴场》;后曾编入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沙 中*
          在这松散的沙中,
          却于一团温馨凝聚;
          唇儿吻在沙里边,
          深吻着脂汗的香气。

          我的双臂懒懒地
          向暖暖的空中前伸,
          依然触着了(那昨天的)
          柔腻的玉体横陈--

          怎能从这海浪里,
          涌出来魔术的少女,--
          倩她攫去了我的灵魂,
          只剩下唇在沙中狂吻!
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.为绢诗《在海水浴场》第二首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海 滨*
          风吹着发,又长了一分,
          苦闷也增了一寸;
          雄浑无边的大海,
          它怎管人的困顿!

          那边是悲切的军笳,
          树林里蝉声像火焰;
          波浪把一座太阳
          闪化作星光万点。

          远远的归帆
          告我新闻一件:
          "有只船儿葬在海心,
          在一个凄清的夜半!"
          1924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为组诗《在海水浴场》第三首,题为《风吹着发......》;编入《冯至诗文选集》时,改题为《海滨》。后曾编入《冯至诗选》、《冯至选集》,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墓 旁*
          我乘着斜风细雨,
          来到了一家坟墓;
          墓旁一棵木槿花,
          便惹得风狂雨妒。

          一座女孩的雕像
          头儿轻轻地低着--
          风在她的睫上边
          吹上了一颗雨珠。

          我摘下一朵花儿,
          悄悄放在衣袋里;
          同时那颗雨珠儿
          也随着落了下去!。

          *原载1924年8月5日《文艺周刊》第45期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雨 夜*
          树林里聚集着
          无数的幽灵,
          它们又歌又舞,
          踏着风声雨声。

          蟋蟀在草里呜叫,
          它们永不停息;
          可有个行路的人
          在林里迷失?

          闪电闪在林里,
          照给他一条小道--
          蝉在树上骤然鸣,
          鸟在谷中应声叫。

          雷声击在林里,
          幽灵们四方散去,
          散到隐秘的地方,
          唱着凄凉的歌曲:

          "憔悴的马樱花须,
          愁遍山崖的薜荔,
          随着冷雨凄风
          吹入人间的美梦里。"
          1924*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后曾编入《冯至诗文选集》、《冯至诗集》、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

          孤 云*
          我对望亭亭的孤云,
          凄惶欲泣。

          它来自北方的
          那座灰色的城里。

          在那座城里
          事事都成陈迹。

          我怎能把它
          也撕成千丝万缕?
          1924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后曾编入《冯至诗集》、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我是一条小河*
          我是一条小河
          我无心从你身边流过,
          你无心把你彩霞般的影儿
          投入了河水的柔波。

          我流过一座森林,
          柔波便荡荡地
          把那些碧绿的叶影儿
          裁剪成你的衣裳。

          我流过一片花丛,
          柔波便粼粼地
          把那些彩色的花影儿
          编织成你的花冠。

          最后我终于
          流入无情的大海,
          海上的风又厉,浪又狂,
          吹折了花冠,击碎了衣裳!

          我也随着海潮漂漾,
          漂漾到无边的地方;
          你那彩霞般的影儿
          也和幻散了的彩霞一样!
          1925*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后曾编入《冯至诗文选集》、《冯至诗集》、《冯至选集》。

          夜 步*
          一支烛光苍苍地
          在那寂寞的窗内--
          既不照盛筵绮席,
          更不照恋人幽会。

          几粒星光茫茫地
          映在这死静的河内--
          既无人当做珍珠串起
          更无人当做滴滴清泪。

          烛光啊,你永久苍苍,
          星光啊,你永久茫茫;
          我永久从这夜色中
          拾来些空虚的惆怅!
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如果你......*
          (三春将尽,K①从海滨寄赠樱花残瓣,作此答之。)

          如果你在黄昏的深巷
          看见了一个人儿如影,
          当他走入暮色时,
          请你多多地把些花儿
          向他抛去!

          "他"是我旧日的梦痕,
          又是我灯下的深愁浅闷:
          当你把花儿向他抛散时,
          便代替了我日夜乞求的
          泪落如雨--

          *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①K即顾随。

          怀友人Y.H.*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当燕子归来的黄昏,
          我一人静静悄悄
          在你旧居的窗前,
          梦游一般地走到。

          寂寂静静,
          我轻轻地叫着你的名儿,
          窗内仿佛有人答应。
          我傍着窗儿痴等。

          但是窗儿呀总是不开,
          一直等到了冷月凄清,
          朋友啊,你那时在哪里徘徊?

          2

          那夜风雨后,
          正像是我们去年的一天,
          满院嗅着柳芽香,
          满地踏着残花瓣。

          寂寂静静,
          我轻轻地叫着你的名儿,
          云内仿佛有人答应。

          我靠着树干痴等,
          但是阴云呀总不散开,
          一直等到了夜阑更深,
          朋友啊,你那时在哪里徘徊?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我像是古代的牧童,
          失掉了他的绵羊;
          我像是中古的诗人,
          失掉了他的幻想。

          寂寂静静,
          我轻轻地叫着你的名儿,
          远方总仿佛有人答应。
          我望着凄艳的夕阳,
          我望着幽沉的星海,
          望得我心滞神伤,
          朋友啊,你那时在哪里徘徊?
          1925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题为《怀Y.兄》;编入《冯至选集》时,略做改动,并改题为《怀友人Y.H.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Y.H.即杨晦(1898-1983),字慧修,辽宁辽阳县人,现代作家、文艺评论家。

          遥 遥*
          你那儿的芦花也白了,
          我这儿的芦花也白了。
          我凝神将芦花细数,
          像是一里一程地走近了你;
          我数尽了无数棵,
          却终于是怅怅地--
          千里外,真是遥遥啊!

          你那儿的夕阳也要落了,
          我这儿的夕阳也要落了。
          黄金色的在云里,
          恰似我那昨宵的梦。
          一带模糊的青山,
          轻轻描上了我的心头--
          千里外真是遥遥啊!

          你那儿的果子也熟了,
          我这儿的果子也熟了。
          绿色的失去了希望,
          红色的尽都凋落了:
          相思到了这般境地,
          也只有听那流水的殷殷--
          千里外真是遥遥啊!
          * 原载l925年10月31日《沉钟》周刊第4期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在 郊 原*
          续了又断的
          是我的琴弦,
          我放下又拾起
          是你的眉盼。
          我一人游荡在郊原,
          把恋情比作了夕阳奄奄。

          它是那红色的夕阳,
          运命啊淡似青山,
          青山被夕阳烘化了
          在茫茫的暮色里边。

          我愿彷徨在空虚内,
          化作了风丝和雨丝:
          雨丝缀在花之间,
          风丝挂在树之巅,
          你应该是个采撷人,
          花叶都编成你的花篮。

          花篮里装载着
          风雨的深情--
          更丝丝缕缕的
          是可怜的生命。

          我一人游荡在郊原,
          把运命比作了青山淡淡。
          续了又断的
          是我的琴弦,
          我放下又拾起
          是你的眉盼。
          1925*原载l925年12月12日《沉钟》周刊第9期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后曾编入《冯军诜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"晚 报"*
          --赠卖报童子

          夜半的北京的长街,
          狂风伴着你尽力地呼叫:
          "晚报!晚报!晚报!"
          但是没有一家把门开--
          同时我的心里也叫出来,
          "爱!爱!爱!"

          我们是同样地悲哀,
          我们在同样荒凉的轨道。
          "晚报!晚报!晚报!"
          但是没有一家把门开--
          人影儿闪闪地落在尘埃。
          "爱!爱!爱!"

          一卷卷地在你的怀,
          风越冷,越要紧紧地抱。
          "晚报!晚报!晚报!"
          但是没有一家把门开--
          一团团地在我的怀,
          "爱!爱!爱!"
          1926
          *原载l926年10月10日《沉钟》半月刊第5期,署名诽诽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后曾编入《冯至诗文选集》、《冯至诗选》、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在阴影中*
          我在阴影中摸索着死,
          她在那边紧握着光明。
          神呀,我愿一人走入地狱里,
          森森地走入了最深层;
          在地狱的中途尝遍了
          冰雹同烈火,暴雨和狂风。

          烈火与冰雹,
          为了她同我的深情;
          狂雨与暴风,
          为了她同我的生命;
          神呀,我今夜向你呼号,
          是最后的三声两声!

          从此我转头不顾,
          莫尽在淡淡的影里求生!
          我一人棱棱地昂首,
          在那地狱的深层--
          望着她将光明紧握,
          永久地,永久地向上升腾!
          *原载l926年10月25日《沉钟》半月刊第6期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工 作*
          聪明的姑娘啊,告诉我说,
          我是一个可怜的人,
          我应该怎样的工作?
          我的春夏是有限的几天,
          我的严冬啊,却是,
          却是那样的久远!

          我是不是应当,
          为了那后日的荒凉--
          从你的面庞摘下来
          那永不凋残的花朵,
          在我的心中注满了
          你漾漾地眼角的柔波?

          我是不是应当。

          为了那后日的荒凉--
          先听你干声万声的呼唤,
          在空中化作了旗幡一扇,
          它引导着我,(万事苍苍,)
          走入将来的人海茫茫!
          * 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永 久*
          我若是个印度人,
          便迈入了浓密的森林;
          我若是个俄国人,
          便踏上了冰天雪地:
          因为它们都是永久的,
          在南天,在北极。

          我呀,我生在温带的国里,
          没有雪地没有森林--
          我追寻我的永久的,
          我的永久的可是你?
          但是我怎样的走进呀,
          永久里,永久里?
          *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你倚着楼窗......*
          你倚着楼窗向下望,
          会望见长街弥漫的尘沙;
          但是你望不见沙中埋没的
          路上的我,路畔的槐花。

          风会把花香吹扬给你,
          我,我可像真珠永沉大海--
          没有你的目光到我的身边,
          我怎样才能有光彩!

          同乞丐是一样的运命,
          在神的那儿永无名姓:
          一旦我踉跄地死在路旁,
          将怎样的刻呀,我的墓铭?
          *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.

          默*
          风也沉默,
          水也沉默--
          没有沉默的
          是那万尺的晴丝,
          同我们全身的脉络。

          晴丝荡荡地沾惹着湖面,
          脉络轻轻地叩我们心房--
          在这万里无声的里边,
          我悄悄地叫你一声!

          这时水也起了皱纹,
          风在树间舞蹈--
          *原载l926年9月25日《沉钟》半月刊第4期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我们晕晕地,朦朦地,
          像一对河里的小鱼,
          滚入了海水的浪涛。

          我愿意听......*
          春夜呀,
          拂着春风--
          我愿意听,
          你的唇边说,0ui!①

          秋夜呀,
          冷露零零--
          我愿意听,
          你的眼角说,Non!②

          春夜从你的唇边
          吻来的,
          秋夜好从我的眼角
          --流去!
          *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①②法语:前一句是"是!",后一句是"不!"。

          蛇*
          我的寂寞是一条蛇,
          静静地没有言语。
          你万一梦到它时,
          千万啊,不要悚惧!

          它是我忠诚的侣伴,
          心里害着热烈的乡思:
          它想那茂密的草原--
          你头上的、浓郁的乌丝。

          它月影一般轻轻地
          从你那儿轻轻走过;
          它把你的梦境衔了来
          像一只绯红的花朵。
          1926
          *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编入《冯至诗文选集》时略做改动,后曾编入《冯至诗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秋 战*
          都说我是还年青,还勇敢--
          但是一个天大的疲倦呀,
          凭空地落到我的身边;
          兴奋地歌唱啊,
          "为了死亡,为了秋天!"

          我的眼是这样的昏迷,
          我的心是这样的荒乱,
          像是黄昏铺盖了家家的坟墓,
          黑夜呀,来自风涛的彼岸!

          沓沓地走过了秋的队伍,
          那是风和雨,落叶与沙尘,
          悲笳,马蹄,还有远远地
          远远地战场上的哀音。

          战场在我的心田上,--
          神啊,你可曾听见了这里的杀声?
          疲倦长久地落在我的身边,
          兴奋地歌唱啊,
          "为了死亡,为了秋天!"

          我又辛苦,又空虚,
          仿佛一个沙漠的国王--
          他只有头上的乌褐的云彩,
          我呀,黑色的旗子在面前飘荡!

          那是母亲遗留的赠品,
          当她在战场上败退的一瞬,
          她撕下一半永留在我的面前,
          其余的,引导着她的灵魂长殒!

          如今只有它在战场上耀耀飞扬,
          不知是欣欢,还是凄惨?
          疲倦长久地落在我的身边,
          兴奋地歌唱啊,
          "为了死亡,为了秋天!"

          都说我是还年青,还勇敢--
          哪里有力量啊,把这个队伍赶散?
          春日的和平,是那样的辽远,
          油油的绿草,尽被战马摧残!

          风吹着旗子,旗子扫着风,
          满地是战士的骸骨--
          殷勤的圣者会给他们最后的慰安,
          十字架竖在高高的坟墓!

          神啊,我却永远望不见
          望不见十字架上的光灿--
          疲倦侵蚀了我的衷心,
          兴奋地歌唱啊,
          "为了死亡,为了秋天!"
          *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。

          风 夜*
          "也是这样的风夜,
          也是这样的秋天,
          我把生命酿成美酒,
          频频地送到你的唇边,
          一盏,两盏,三盏......"

          我屈指殷殷地暗算,
          恰恰地满了一年,
          我沉埋在这座昏黄的城里,
          像海上被了难飘散的船板,
          一片,两片,三片......

          我今宵静息在秋星下,
          如船板飘聚到海湾,
          它们再也挡不起海上的汹涛,
          我也怕望那风中的星焰,
          一闪,两闪,三闪......
          1926*原载1926年11月10日《沉钟》半月刊第7期,署名冯君培。初收《昨日之歌》,后曾编入《冯至诗选》、《冯至选集》。此据《冯至选集》编入。

          "最后之歌" *
          记起母亲临终的祷告,
          是一曲最后的"生命之歌",
          那正是暮春的一晚,
          另样的光辉漾着她的病脸;
          蜡烛在台上花花地爆,
          仿佛是宇宙啊,没有明朝--
          她把那时的情调深深地交给我,
          还有我衣上的她的手泽!

          箱子里贮藏着儿时的衣裳,
          心内隐埋着她最后的面庞;
          偶然把灰尘里的箱子打开,
          那当时的情味也涌上心来。
          蜡烛在台上花花地爆。

          仿佛是宇宙啊,没有明朝--
          可是中间又度了许多的年月,
          此刻啊,一个清新的秋夜!

          这时我充满了"最后"的情怀,
          秋天的雨冷,冬夜的风悲!
          镜中的我的面庞,
          却没有另样的光辉;
          蜡烛在台上花花地爆,
          仿佛是宇宙啊,没有明朝--
          这时我像是上帝的罪人
          临刑时也听不见圣灵的呼叫!

          记起母亲临终的祷告,
          是一曲最后的"生命之歌"。
          我却凄凄地无依无靠,
          只瞥见天边的一缕"柔波"--
          母亲把她的歌声,
          真切地留在儿子的心中;
          柔波却是空幻地,荡漾地,
          "来也无影,去也无踪!"

          许多的现象不可捉摸,
          却引起许多的灵魂追逐!
          沙漠的幻影累死了骆驼,
          些微的火焰烧死了灯蛾:

          神呀,我可曾向你真挚,
          像母亲一般地信仰你?
          神呀,我今宵向你祷告,
          只请你给我一些,一些面上的光耀!

          静默中神也没有答语,
          我怔怔地是一人踽踽;
          母亲望着她的幼儿,
          我望着那柔波一缕。
          蜡烛在台上花花地爆,
          仿佛是宇宙啊,没有明朝--
          我把那无可奈何的希望,
          尽放在那缕柔波上!

          它却像林中的鹿麇,
          水底的游鱼,
          霎时间奔入苍茫的云海,
          像一颗流星的永劫!
          蜡烛在台上花花地爆,
          仿佛是宇宙啊,没有明朝--
          阴暗渲染了我的面貌,
          望着永逝的柔波向神祷告!

          在母亲祈祷的床边,
          牧师曾朗诵着古哲的诗篇。
          他说母亲是一朵洁白的
          洁白的花朵,开在上帝的花园。
          在我寂寞的桌旁,
          现出来一个聪慧的姑娘--
          "起来吧!骑着骆驼,赶着灯蛾,
          去追逐残余的那缕柔波!"
          *原载l926年8月25日《沉钟》半月刊第2期,初收《昨日之歌》。此据《昨日之歌》编入.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夜华近来十分地善解人意,既看出来我带伤行路不易,一通折腾下来已没什么精神头了,又看出来我心中思念团子,让我有点感动。
          显见得团子也十分地思念我,尚在他父君的怀中,一见了我,便嗖地探出半个身子,甜甜的一声“娘亲”,叫得我受用无比。
          “啪”,奈奈正捧着插桃花的花瓶却掉地上了。我心中觉得这小仙娥怕是同团子的亲娘有些渊源。如今团子的亲娘已香消玉殒,再享不了麟儿绕膝之乐,却让我这个做后娘的白白捡了便宜,必是看得这小仙娥心中不忍。
          唔,好一个忠肝义胆的小仙娥。
          夜华说团子只是受了些惊,并不碍事。我左右端详一番,看他依然白白胖胖,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,与往常一般的天真,才真正放心。
          他显然是想往我身上蹭,却被他父君抱得十分牢靠,挣了半日也没挣开,便有些着恼,委屈地扁着嘴将我望着。
          我甚慈爱揉了揉他的头发,柔声道:“娘亲身上不太好,你先容你父君抱一抱。”
          他一双大眼睛眨了眨,小脸突然涨得通红,竟扭捏了一下,小声道:“阿离知道了,娘亲是又有了小宝宝对不对?”
          我楞楞地:“啊?”
          他害羞状绞着衣角道:“书上就这么写的。说有一位夫人怀了小宝宝,她们一家人就都不许她再去抱别人家的小孩来逗,怕动了,动了……”想了半日,小拳头一敲,斩钉截铁道:“对,胎气。”
          我心尖上一颤,乖乖,才不过蒜苗高的一个小娃娃,已懂得什么叫胎气!
          夜华轻笑了两声:“你是哪里看的这个书?”
          团子天真道:“是成玉借给我的。”
          我眼见着夜华额角的青筋抖了两抖。
          啧啧啧,这位从凡界飞升上天的成玉元君果然奇妙,竟十分擅长在太岁头上动土,老虎尾巴上拔毛。我佩服他。
          一旁的奈奈疑惑道:“即便是上神有了身孕,小殿下你脸红个什么劲啊?”
          团子伸出两条胳膊来,奋力捧住我的脸吧唧亲了一口道:“本天孙高兴嘛,娘亲有了小宝宝,本天孙就再不是天上最小的一个了。”
          夜华想了片刻,轻飘飘与我道:“不然我们大婚后立刻便生一个。”
          我抬头望了一回房梁,一派谦和道:“若到时候是你来生,我倒很乐意出这一份力。”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翻云覆雨之后的事,她高潮,你太猛了!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13岁时的我胆子太小,还不敢对我最爱的姐姐做出...她羞涩的捂住小脸,双乳随着她上抬手的动作一阵娇颤...叫她就算害羞也忍不住轻轻哀求起逨,“别玩我,朗…...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梦见一个歌女,抱着琵琶歌唱;她的哀怨之音,睡眠在...她滴下一颗泪珠,滴在我的口内,我郑重地把她咽了...是怎样一杯浓酒的充溢!我实在有些害羞了,我明知...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神马意思?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其实你是心理紧张造成的,不是什么大的问题,很多人还想要你这种肤质呢,建议你找个心理医生看看。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给你几篇参考一下,自己修改 1 窗外,落叶在不断地飘落,秋叶也一天一天凉了. “快,到办公室去,老师要给你分析成绩.”这位同学的话让我失落的心情增添了一份恐惧.考试已过去三天了.一位位同学都被老师找去分析了成绩,唯独我还没有.我知道自己老的很...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hu!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看到这个问题……我觉得………………走我们去…………去………跑步吧想到哪里去了,哈哈……没人理我 其实你只要告诉跑步,还是锻炼身体啥的不要在...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唱歌最重要就是要放得开。 害羞的你习惯性的把声量缩小勒,想要大大声的唱歌,就让自己歇斯底里的叫喊出来吧! 试一试,很放松的! 希望采纳

        回复:

        他显然是想往我身上蹭,却被他父君抱得十分牢靠,挣了半日也没挣开,便有些着恼...我楞楞地:“啊?” 他害羞状绞着衣角道:“书上就这么写的。说有一位夫人怀...

        上一篇:对象拿着给我买的零食,给她店里的女的给了一包,啥意思 下一篇:如何有效说服父母让自己和朋友去旅游。

        返回主页:四平汽车网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0434auto.cn/view-199607-1.html
        信息删除